铁锈地带之河北雾霾之下钢铁业艰难去产能钻铣床

2020-04-22 05:14

截至2015年,河北钢产量连续14年居全国第一位,约占全国钢产量的1/4。2014年以前,河北的经济增速曾居于全国平均水平之上,但随着钢铁价格下跌,河北经济增速开始下滑。2009年,河北便曾提出摆脱“一钢独大”的局面。2013年,在治理雾霾的压力下,河北签下压减产能的责任书。如今,河北正面临“十三五”期间淘汰1.2亿吨钢铁产能的任务。

世界级产能背后的非理性繁荣

业内流传着一句“戏言”:全球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河北的钢铁工业发展步入快车道。2001年以来,钢铁行业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以年均超过10%的速度增长。

数据显示,钢铁行业总资产、主营业务收入和工业增加值较长时期内均占河北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1/4强,对全省GDP贡献率和财政贡献率一度均在10%以上。

从百强企业分布看,钢铁行业也是独占鳌头。河北省工经联的数据显示,2015年共有36家钢铁企业入围省百强企业,其营业收入累计达10870亿元,占百强企业的43.11%。

许多城市亦将钢铁产业作为地方支柱产业。

距离北京200公里的唐山市如今已是世界知名的钢铁生产基地。资料显示,2000年,唐山市钢铁产能不到500万吨,在全国十大钢铁基地中排在最后一位。2012年底,唐山全市钢铁产能达到1.4亿吨,占河北省的一半。2014年底,唐山市的年均粗钢产能已经超过美国。唐山迁安市就是一座典型的依矿而起、因钢而兴的资源型城市。依托丰富的铁矿资源,迁安钢铁工业近10年快速发展,形成了近4000万吨的钢铁产能。

其实,早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就曾发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其中指出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产能低水平过剩,应重点搞好结构调整、兼并重组,严格控制生产厂点继续增多和生产能力扩张。

2006年,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银监会等四部门发出了“对河北省新增钢铁产能进行清理推动”的通知,指出河北钢铁低水平重复建设。四部门提出,2003—2005年河北省粗钢产量增长了3351万吨,年均增长率35%,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0.6%。但这3年间,河北省经国家批复的钢铁项目只有3个,并且3个项目基本不扩大炼钢产能。

但随着一座座高炉、转炉拔地而起,2007年,河北省钢产量首次超过1亿吨,占到全国的1/5。2013年,河北省炼钢产能一跃升至2.8亿吨。与此同时,一些本应该淘汰、限制的落后产能项目也大批上马。

截至2015年底,河北省的钢铁产量已连续14年位居全国之首。2015年河北省粗钢、钢材、生铁的产量增速(1.3%、5.5%、2.6%)分别高出全国增速3.6、4.9和6.1个百分点。

“一钢独大”带来严重大气污染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钢而兴、一钢独大的河北经济,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遇到了困境。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趋缓以及环保压力增大,钢铁行业步入冬天。《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2—2014年,河北钢铁工业税收贡献开始萎缩。2012年,钢铁工业税收贡献率和增值税贡献率分别降至10.2%和14.1%;2014年,这两个数据分别降至5.5%和8.1%。

2014年,河北钢铁产量出现14年来的首次下降。与此同时,随着钢铁行业GDP高贡献率的下滑,这个钢铁大省的经济增速开始受到影响。

河北2015年GDP增速为6.8%,仅高于东北三省和山西,位列全国倒数第五位。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发布的《河北经济蓝皮书:河北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6)》显示,以钢铁和煤炭等重化工业为主导的传统产业效益的大幅度下滑以及轻工业发展仍受制于融资困难,加之全省工业企业利润降幅持续收窄,主要经济指标多数“缩水”的情况来衡量,河北省未来经济发展将会举步维艰,超越7%的增速目标,已不切合实际。

与此同时,严峻的环保形势成了河北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

7/10,这是为许多河北人所熟知的一个数据。2015年,按照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评价,74个城市中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后10个城市中,来自河北的城市占据7席。

在京津冀联手治霾的过程中,河北也被视为是任务颇重的“短板”。

2014年APEC会议期间,河北承诺大气主要污染物减排30%以上。彼时为保障“APEC蓝”,河北省有2000多家企业临时停产、1900多家企业限产、1700多处工地停工。

2016年1月4日,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河北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试点工作,为期一个月。1月5日,央视播出了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张庆伟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约谈的画面。

产能愈调愈多?

拆了小钢炉建大钢

其实,河北省政府提出要摆脱“一钢独大”局面已不是新闻。

据《河北日报》报道,2009年,河北省委常委在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整改落实方案,提出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着力解决长期存在的一、二、三次产业比例不协调,“一钢独大”等深层次矛盾。

2009年,河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力争用5年左右的时间使装备制造业成为继钢铁产业之后的又一个支柱产业。数据显示,仅2009年一年,河北就淘汰了900万吨炼铁和400万吨炼钢产能。

2013年9月,环保部代表国务院与河北省签署压减产能责任书,实施“6643工程”,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煤和3600万重量箱玻璃。在那之后,河北化解过剩产能步伐明显加快。

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2015年,河北省累计淘汰炼铁产能3391万吨,累计淘汰炼钢产能4106万吨。2015年河北省淘汰炼铁产能占全国的59%,淘汰炼钢产能占全国的76%。换言之,2015年全国淘汰的钢铁产能中,过半都集中在河北省。然而,河北省的钢铁产能却连年增长。有数据显示,2007年全省钢铁产能首次超过1亿吨,2013年达2.86亿吨,2015年则已超过3亿吨。

许多业内人士指出,实际上,淘汰落后产能的行动,间接刺激了中小钢铁企业对生存的追求。部分钢铁企业通过改造旧炉的手段扩充产能,甚至还出现企业“假整合”,抱团规避政策的现象。

“因利益驱动,很多企业都是拆了小钢炉建大钢炉,拆了小转炉建大型生产设备。”分析师王国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此前,钢铁产能退出主要是淘汰“落后产能”,其判断标准主要是设备容积率等技术指标,“导致‘十二五’期间钢铁产能大幅度扩张”。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河北省国资委主任王昌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河北省“一钢独大”的局面已经得到改善。

王昌曾于2009年3月到2015年1月担任河北工信厅厅长,见证了河北“十二五”期间淘汰落后产能的全过程。

“我们已经去掉了3000万吨钢、4000万吨铁,这不叫改善吗?”王昌称,以河北钢铁集团为例,如今其新品种钢产品占比已由百分之十几增至41%,可以生产汽车板、家电板、高强度钢等产品。“产业的发展和转型需要一个过程,要逐步地、有序地推进。”

“调结构多年来一直是一个话题,然而在全行业的压力下,调结构的迫切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紧迫。”河北省社科院副院长彭建强对记者表示,“过去都是局部的、相对短暂的需求。可能在短期需求过去以后,又开始关注增长。现在则需要全局性的、脱胎换骨性的调整和转型。”

转型升级:省长急,企业不急?

由于全行业产能过剩,钢价和原料价格“断崖式”下跌,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河北省民营钢铁企业产钢1.23亿吨,占河北省钢产量的65%。其中2015年产能300万吨以上的民营企业仅为15家。从盈利情况来看,盈利民营钢企42家,亏损企业27家,亏损总额大于盈利。在27家亏损企业中连续亏损3年的企业有10家,其资产负债率平均为95.46%。

其实,自2015年以来,河北钢铁企业进入停产退出密集期。

亏损、降薪、减产似乎已经成为许多钢铁企业的选择,但更多的企业并不愿意透露相关信息。“一方面,企业担心消息传出后银行催贷;另一方面,许多上市公司也怕因此影响市场表现。”王国清分析称。

“钢铁行业现在面临囚徒困境,企业都希望其他厂家去产能,自己成为最后生存下来的一个。而地方政府出于对财政收入和社会稳定的考虑,对减产也不积极。”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这将导致产能出清过程被拉长。

全国两会期间,河北天柱钢铁集团董事长孟兰芝在小组讨论时称,过去的一年,虽然钢铁产业形势低迷,但是企业还能够保持盈利,而且利润还不小。孟兰芝称,与国企相比民营企业更有成本优势。

“希望你们这些企业家能够带头适应新常态,多讲讲怎么创新、研发和转型。”河北省省长张庆伟评价说,“老是讲这些东西,我都替你们着急。”

“有些东西政府不要干涉,市场上能够挣钱就中,销路好我就纳税。”孟兰芝坚持认为,开会听市长,卖钢材听市场,市场大于市长。

更大的困难还在于,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尚处于“青黄未接”的状态。“基本上原来都是基础产业资源型的,地方经济需要彻底脱胎换骨地转型。”彭建强直言,“但高新型技术产业短期内又做不起来,部分基层搞经济的领导也在强调传统行业的基础性作用,颇有点‘装睡’的意思。”

已去掉“两个鞍钢”的产能,“十三五”还要淘汰1.2亿吨

从过去单纯地淘汰落后产能到如今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钢铁第一大省的河北省责任重大。

2016年2月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意见明确,从2016年开始,在近年来淘汰落后钢铁产能的基础上,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研究员徐莉颖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截至2015年底,河北省钢铁产能约在3亿~3.2亿吨。参考河北省“十三五”产能控制目标为2亿吨,也就是在不新增任何产能的前提下,河北省从今年开始到2020年之前将要淘汰1.2亿吨的钢铁产能。如果完成,那么全国压缩1亿~1.5亿吨产能的任务目标完成毫无压力。

“有一句话说钢铁产能,‘中国第一,河北第二,美国第三’。河北去产能的任务现在主要集中在钢铁产能上,铁的产能已经去了3391万吨,钢的产能已经去了4106万吨,相当于两个鞍钢被我们去掉了。”3月22日,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在2016博鳌亚洲论坛现场表示。

张杰辉直言,去产能的过程中出现了一部分人失业,这部分人应该在20万人以上,但河北省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张杰辉表示,“首先95%以上都是一个企业去了一部分产能,失业的人就内部转岗。其次政府在去产能之前就有了预案,所以转移就业机会还是比较多,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小的问题还很多,下一步逐步解决。”

“过剩产能也有优劣之分,要先淘汰差的那一批。产品卖不出去、不盈利、亏损,排放量大,耗能高,这就是差。”王昌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从任务分解的角度来说,无论是对国有、民营还是外资企业都一样。”

“我们那儿都挺好,让拆都拆。”孟兰芝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订做文化衫

T恤定制

沧州批发文化衫价格

T恤衫订做厂

相关阅读
阳光房厂家升级创新不能只是表面锁具

【亿合门窗】传统阳光房行业优势已不再,阳光房厂家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厂家升级不能只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若是以这种状态下去,阳光房厂家将陷入被动境界。【亿合门窗】传统阳光房行业优势已不再,阳光房

2020-07-07 15:57
阳光房厂家加盟企业馅入困局全面升级是唯一出路孝义

在房地产鼎盛的年代,阳光房厂家加盟职业也跟着进入全盛时期,许多企业看到了甜头,更尝到了甜头,一时间,阳光房厂家加盟职业风景无限。可是,光辉往后是落寞,前史的车轮滚滚上前,随着国内经济增速的放缓,阳光房

2020-07-07 15:45
阳光房厂家发展绿色健康环保类产品已成为消费需求风向乐清

【亿合门窗】这些年新旧阳光房品牌的交替升级使得阳光房厂家的市场竞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如今阳光房行业的整体局势依然严峻不容乐观【亿合门窗】这些年新旧阳光房品牌的交替升级使得阳光房厂家的市场竞争已经

2020-07-07 15:43
阳光房厂家如何调节线上与线下渠道的双发展十堰

【亿合门窗】阳光房行业发展三十余年,激烈的竞争从未停止,阳光房市场发展到一定高度,就会有一些阳光房厂家开始投机取巧,创新能力下降等问题造成了如今的同质化严重。【亿合门窗】阳光房行业发展三十余年,激烈的

2020-07-07 15:42
北京一手资源公司带指标收转价格便宜宜宾

北京一手资源公司带指标收转价格便宜核心提示:北京一手资源公司带指标收转价格便宜   如果您现在考虑要一个北京车牌,可以考虑一下选择公司户车牌,安全变更,变  更周期 北京一手资源公司带指标收转价格便

2020-07-07 15:39
阳光房厂家加盟电商不可盲目发力自省非常重要鞍山

阳光房公司加盟电商化趋势现已变成不行逆转的事实,电商已然变成不能逃避的“必答题”,但现阶段,电商化没有彻底到来,阳光房公司不行轻率出手。阳光房公司加盟电商新途径形式开端锋芒毕露伴随着互联网的鼓起,电商

2020-07-07 15:35
友情链接